郑渊洁希望作家多去学校讲课但别在学校卖书

  • 2019年12月21日

专访|郑渊洁:希望作家多去学校讲课,但别在学校卖书

4月19日,大星文化、作家榜经典文库发布了第13届作家榜,在今年新添加的“童书作家榜”中,排名前三的作家分别为杨红樱、北猫和曹文轩,郑渊洁未在榜。面对网友的质疑,郑渊洁发文章回应称,中国童书销售泡沫极大,且多有“校园卖书”的情况,因而自己主动退出榜单评选,此外,郑渊洁也在文章里指出童书作家曹文轩可能就有在校园里签售自己作品的情况。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郑渊洁:这两年我不太提这个事了,因为这两年我把精力主要放在很多企业把我底下的文学形象恶意抢注了商标(这个事情),这样的有上千个,我主要在维这个权。所以这些作家去学校卖书的事我就不太关注了,所以他们就比较猖獗了,就像你看我晒出来的曹文轩的照片,现场都是人山人海的。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郑渊洁:明确告诉大家现在网上传的那个是非常非常不准确的,我不说没有恩怨,即使有恩怨,也不是这篇文章所写的那样。我第一次写文章没提第一名那个杨红樱,那我为什么晒税单的时候就要求她也晒出来,因为这个5600万的数字太离奇了,就是她天天去学校卖书也不可能的数字,就是匪夷所思。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第一本书对孩子非常重要,如果他接触的第一本书特别有意思,他觉得看书跟玩电脑游戏一样有意思,他可能以后就会继续找书看,但是如果通过这么个方法去学校卖书,这本书又不是他喜欢的,那他以后没准儿就不喜欢读书了。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澎湃新闻:你提到的“学校卖书”,学校、书商、作家大概是怎样的一种分成模式?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郑渊洁:分成模式那我就不知道了,我觉得作家应该是拿版税吧,出版社应该是以多少折扣把书批出去,书店拿到这个书卖到终端手里边的差价就是归书店吧。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其次的坏处就是压制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童书榜上作者大部分是七老八十的人,为什么青年作家不采用这种方式去销售呢,学校一听是陌生的名字,不让青年作家去学校。我觉得其实中国儿童文学创作队伍现在就有断层的情况。第三个就是腐蚀教师队伍。因为我的那个微博里说了,出版社现在往外批书,童书一般是四五折左右,可是书店到学校去销售全是全价销售。那这个就不知道有没有那折扣的空间了。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澎湃新闻:你这次所披露的事情的重点是什么?

澎湃新闻:所以你认为进学校卖书问题存在比较严重的地区是中国的小城市?

澎湃新闻:之前的作家榜你一直榜上有名,你这些年的收入主要是靠什么,主要是书的版税吗?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郑渊洁:通过我的呼吁以后,他们的手法改变了。改变了的方式就是老师拿一个打印的单子发给同学,说谁谁谁要来讲课了,你们让你们的爸爸妈妈今天晚上或者是周末,到当地指定的新华书店指定的柜台去买他的书,买完了以后不要把书拿回来,交完钱,让你们爸爸妈妈在书的扉页上写上你们和班级的名字。然后书店的人就把这个书专门放在一起,等那个作家到了这个地方以后,就送到他住的宾馆去,那么作家就在房子里给他签,但是就算这样,还有很多作家根本没自己签,都是出版社编辑模仿他的笔迹签的。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郑渊洁:不会有什么接下来可面对的事情吧。这个事情有几个很大的坏处,首先就是降低国民的阅读率,我们知道这个国家的富裕程度其实是和这个国民阅读率有关系的,比如以色列的阅读率很高,那的人持有的财富比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很高。为什么江苏和浙江经济发达,那的人就喜欢阅读,所以江苏和浙江是作家去签售的重灾区。最先发明这个方法的就是在江苏,发明出这个方法来以后,其他的出版社和作者就仿效。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澎湃新闻:揭露出行业里几乎所有人都默认的一个事情是需要勇气的,你有没有想到之后可能要面对的境遇?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那么学校一听这个作家的名气很大的话,他就会很愿意,但是当地的书店就会说,我们让他来讲课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学校必须得买我们多少多少书。当地的书店一般是新华书店,因为发教材(的关系),所以在学校有认识的熟人,建立了联系以后就会运作起来,比如把这个作家运作到某校开讲座,条件是保证销售出去3000本书。十几年前给我出书的出版社也这么拉着我去做过,一般一个特点是不去大城市,不去省会,省会以上的城市很少去,因为那个地方的教委管得严。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澎湃新闻:但是对于图书进校园、名家进校园的情况也不能一刀切,进校园的名家也许就正是这个学校和学生所需要的呢?

偶尔去和孩子接触,是很好的教研课,但是曹文轩应该是这样弄了20多年了,非常频繁,我认为他的书在相当的数量是这样销出去的。

郑渊洁:重点就是童书作家打着讲课的幌子,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第25条,进入学校兜售自己的童书,这个是重点。因为中国的童书销量很大,实际上这里面就是有虚假的,有泡沫现象。所谓虚假的泡沫现象,就是这个书不是由读者自己去地面书店或者网上书店选择的,而是通过出版社和当地的新华书店联系,说我们这里需要销售某书,但是我们能把某某给你弄来讲课。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样又关注到这个事情?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4月21日,澎湃新闻就此事专访了郑渊洁。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郑渊洁:是的,我仔细看了一下我晒出来的曹文轩的照片,应该都是三四线城市,一般三四线城市也会有十几所小学,一般这一次出动应该是五天,上午一所,下午一所,一共是十所小学,周一到周五。这样下来,如果一个小学3000本书的话,那是很容易的事儿,因为他们一般都是套书,一套好多本。一般学校的规模也都是七八百人到一千五的样子,所以一周一般可以卖出去三万本书。三万本书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国家出的大部分图书,不光是童书,是从第一次印到不再印了为止是卖不过2000本的。一周三万本,如果一个月去两次的话,就6万本。

澎湃新闻:网上说的你与曹文轩的积怨由来已久等传言,你怎么看?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郑渊洁:我是靠书的版税。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澎湃新闻:为什么你认为晒税单是很必要的?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你要是拿不出这个税单来,那只有两个问题,一个就是你偷税了,你没有交够挣2700万的税,所以拿不住这个税单。第二个是你没挣这么多,这个数是假的。没挣那么多钱你为什么说挣了呢?就是欺骗大众,以此来给你的作品下一步销售做广告。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郑渊洁:《南方都市报》刊登了一个曹文轩对我的回应,就是一句话:“让大家去判断。”那我也发了一条微博,我说大家怎么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我认为就是你拿出你的税单来。

现在在全国范围除了一线城市、省会不去以外,你看它那个重灾区是江苏浙江,现在这个河南也开始了,山东、福建、广东、四川、内蒙古,这几个地方现在是比较厉害的,他们就比较猖狂。但是他们忽视了一点,现在是网络世界,你到哪去签售人家学校都要放到自己的网上,学校的网上都要说这个事儿。我希望教育部以后就专门针对这个事发文,然后建立那个举报电话,家长可以举报,就匿名举报。匿名举报以后,如果一经发现,校长就地免职。我希望作家多去学校讲课,但是不能卖书。

郑渊洁:他的书要特别有意思的话,是不会那样去校园卖书的。因为我去过,非常辛苦。对于作家最重要的就是创作的时间,他这样一去出版社是要承担他的路费的,不会让你今天早上去了,晚上就回来,出版社会给你安排好多事情的,而且你这些天都是重复地讲、讲一样的话。

澎湃新闻:你给教育部长的那封信呼吁改变这个情况,后来有所改变吗?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coachazard.com

E-mail : mail@coachaz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