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场中的衣玫来自普通的最底层永远只投资自己

  • 2019年12月9日

临近毕业季,估计这个时候不少毕业生都在思考该何去何从,有的想再战考研,有的忙着投简历去面试。那些毕业后打算参加工作的这些人一定压力重重,还是初出校门的青涩模样,尤其女孩子可能留着直刘海,穿着普通T恤牛仔裤,迷茫着不知面对怎样的不同于大学的环境。在这里,小编为大家推荐一部剧,介绍一个角色,不知是否能给初进职场的女孩一些帮助。她就是影视剧《猎场》里老胡的第三任女友,贾衣玫。我推荐这个角色是因为她身上所有品质都是真实的,尽管处理有些事情她有错,但我想,从这样一个真实的角色身上吸取点教训未尝不是件好事。

一个女孩,无论在家多么调皮玩闹,进入社会就是一个初级人员。她会羡慕罗伊人始终如一的文艺气质,羡慕熊青春大方气质的办公能力,但她做不到,只能在最低端勤勤恳恳地工作,一个小职员的卑微似乎没有人会注意到。这就是小贾,也是社会中每一个普普通通刚毕业的新人,只能远远的看着比自己能力出众的人,羡慕着她们职场上的气质。就连喜欢的男生,都不敢接近示好,卑微到精心挑选买了礼物都没有勇气送出去。有人会觉得很做作,没有自信,可是她从哪来自信呢?没有与生俱来的背景条件,不可能一夜之间成为气质女王,只能一步一脚印,全靠自己打拼。这样的女孩,她的自卑只会令人心疼。

剧中贾女士的戏份不是贯穿始终的,但她的出现,在我看来,无疑是一个亮点,使得情节更加真实化。小贾是以一名毕业生出场的,因为发现面试官对自己有意思,就通过耍小手段进了男主的公司,然后成功使点小方法随自己的心愿和男主在一起,最后却图高利润泄露了公司的机密被开除。她在线时间不长,但做的每一件事都颇有现实意义和教育意义。从学校毕业到初进职场,我想她全方位向我们展示了社会低阶层的成长进步历程。她没有熊青春对待爱情的果敢直接,没有罗伊人的文艺情怀,她有她的闪光点,有她的特性。

当贾不再是刚毕业土里土气的小职员,当她及时收手不再沦陷没有结果的爱之中,我发现她已经成为想成为的人。一路走来,无论真心付出,还是背叛出走,她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最低阶级的人一步步向上走的艰难却真实的历程。在这个社会上谁也说不清说不清有些做法是对是错,但有一点我想贾衣玫一直都是正确的,就是永远投资着自己。这个世上,除了自己,没有谁有义务有必要一直为你考虑,总是要离开校园,走进社会,现实中最普通的小人物,也要学着爱自己,投资自己。

然而,道斯和杨计划的另一个结果,却是双方始料未及的。那就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美国资本赤裸裸占领了德国实业界,将德国私人资本严重排挤出去。一方面,德国中小企业破产,实业资本流失,造成了大面积失业,刚刚稳定的经济又面对考验,大家伙出得狼窝入虎穴,使纳粹的蛊惑宣传有了民意基础;另一方面,美国资本集中在电力、钢铁、化工几个大的行业中,大展拳脚滚雪球,恰恰是这里生长出的垄断寡头,为希特勒的竞选活动提供了主要资助,进而为他发动的战争承担经济支持。

然而,成为沟通华尔街金融集团和纳粹德国核心圈子的关键人物,20年代离沙赫特尚颇遥远,就是说起来都匪夷所思。那个粗俗的流浪汉出身,政变未遂的小头目?大概他连帝国银行的门往哪儿开都没搞清呢,在这些衣冠楚楚手握经济命脉的绅士们中间,谁会给他一个正眼呢?然而历史的魅力就在于此,昨日言犹在耳,今朝沧海桑田;聚光灯下,王子与贫儿的游戏不断被命运慷慨刷新,只不过每次付出代价的,永远都是黑暗里的芸芸众生。

贾女士的真实性格表现在很多方面。她作为一个职场新人,是有自卑心理的,尽管在寝室是个会照顾人的大姐大,但一进入竞争激烈的职场,又处于最底阶层,难免觉得抬不起头,直不起腰板。她虽自卑但不自弃,善于抓住一切资源际遇向上走,她没有在暗恋男主就不顾其女友主动插入,但一遇到正当的时机,就换一副姿态讨好表白,她遇到对己有利的事立即行动,毫不含糊。小贾又是个思路清晰过于理智的角色,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能够得到什么,需要工作,私下与面试官交好,知道男朋友心里还放不下初恋,主动退出不纠缠,看见了有利的事情,为着自身考虑果断放弃所在公司。就这么一个普通的小人物,在我看来,却道出了职场底层人员的不易艰辛。

衣玫是一个冷静的不能再冷静的人,甚至有些看不透她过于理智的行为背后到底在索求什么。她知道不能把所有爱压在男主身上,因为他爱别人,于是理智为自己找出路,为了十八万,为了个人前途,她泄露了公司机密,接受辞职。这一段就很让人费解,毕竟她爱过男主,但在其知道不可能有结果时候立马刹住车,不在进一步,相反,再一次投资自己,换个方向达到目的。沉着理智的背后可以说是对爱人的放弃,也可以说是对自己的负责,知道现在没有未来,那就让它成为过去式。 我想可能大部分人做不到如此接近冷漠的冷静,但凭借这一点,衣玫一定可以达到更高的阶层,找到更真的一份情。

但我前面提到过,她自卑但不会自弃,这样的女孩子,一定能寻求到自己渴望的成功和渴望的真情。当然,不可否认,所谓的抓住机会,有的是明智之举,有的却是不提倡的耍小心机。她抓住爱情的机会,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自我是聪明可爱的行为,我并不觉得这是过分的,因为只有抓住选择的机会,她才能收获想要的真情。但是,耍心机确实是一个错误,可就是这个错误让这角色更加真实,反映出社会的另一面。明知面试官对自己有意思,便故意接近,跟男主在一起了,仍保持暧昧来留后路。这样的行为自然不可取,但仔细思考,只有处处为自己谋划,才能在这个城市立住脚。一切为自己打点,可以说是自私,也可以说有自知之明,抓住机会投资自己。

1928年,沙赫特率领德国国家银行代表团,与美国为首的国联赔款委员会谈判签订了“杨计划”,它是道斯计划的延续,德国每年只要付赔款额的1/3,剩下的部分可以推迟。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之后,胡佛总统干脆提议暂停德国赔款的90%。等到1933年纳粹上台,就压根一分钱都不给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沙赫特一旦心中有底,立刻果断地行动起来,用国家银行黄金储备为基础的新马克,以一比三十亿的悬殊比率兑换旧马克,到1924年8月这个过程基本完成,马克汇率开始在国际市场上稳定下来,国际投机者逐渐停止了对它的攻击。折磨德国的漫长通货膨胀结束了,乱云犹飞,千山已渡,沙赫特经此一役,证明自己不愧为金融奇才!

道斯计划和杨计划背后,都站着华尔街金融巨鳄JP摩根的庞大身影。道斯计划,据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卡罗尔奎格雷的研究结果,“很大程度上是一个JP摩根产物”,而杨计划的这位“杨”——Owen Young,直接就是JP摩根派出的代表。这两个计划最大程度保证了美国金融资本的利益,在1934年分业法案之前,像摩根这种巨无霸的金融恐龙一手控制信贷,一手承销证券,去了德国的贷款在华尔街发行成债券,巨额佣金收入滚滚而来,像金雨一样幸福地淋在华尔街精英高贵的脑袋上。

资本没有国家之界,只有利益之别,资本家何尝不是一样?纽伦堡法庭上,只有三个被告指控没有成立,当庭释放,当过纳粹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首脑,为整个战争筹集资金的沙赫特就是其中之一,苏联代表尖刻地指责“资本家永远不会受惩罚”,此言未必正确,但西方对他偏袒却是毋庸置疑的明显。

从沙赫特其人来看,他与华尔街的渊源明显而深刻,他父亲就职的纽约公平信托公司就是被摩根财团控股的。早在1905年,他随同德累斯顿银行董事会访美时,就会晤过JP摩根本人。他英语说得比德语都流利,以至于几十年后对他的审判是采用英德双语进行的。从广义上讲,沙赫特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国际金融精英圈子里的一分子,一个“大人物”。

coachazard.com

E-mail : mail@coachazard.com